小心上瘾!网路服务如何做到让你欲罢不能

作者: 分类: J壹生活 发布于:2020-07-04 588次浏览 99条评论

小心上瘾!网路服务如何做到让你欲罢不能

当我上网的时候,时常感觉自己就是史金纳箱子试验中的那只白色鸽子。

在这个着名的试验中,心理学家与行为科学家史金纳训练了一只鸽子通过玻璃箱获得食物。在某些场景中,鸽子每一次啄箱子都能马上得到食物,在另一些情况下,史金纳会设置时间间隔,鸽子啄箱子后并不能即时获取食物,比方说隔 60 秒。一旦这个时间段过去了,鸽子再次啄箱子只能等到下一个 60 秒才能获得食物。在这种有规律的时间间隔中鸽子从未完全掌握时机,但是它们能够不断靠近那个準确的间隔。史金纳进一步调整了时间间隔,在鸽子啄箱子与得到食物之间的间隔变得更加随机,有时候是 60 秒,有时候是 5 秒,50 秒乃至于 200 秒。

在这种不 稳 定的情况下,鸽子开始疯狂,它们不停地啄箱子。在长达 14 个小时中鸽子们啄箱子的次数超过 87000 次,但是只有不到 1% 的时间里它们能得到食物。

小心上瘾!网路服务如何做到让你欲罢不能

觉得难以理解吗?那就看看史金纳的鸽子实验在现代人的数位生活中是如何体现的吧。假设有一位名为 Michael 的记者,发信和收新是他的重要工作部分。平均而言,他每 45 分钟就会收到一封新邮件,有时候两封邮件的间隔甚至不到 2 分钟,但另一些时候下一封邮件要过 3 个小时才会到来。这些邮件往来并不都是需要马上处理的紧急事务,其中有些不过是轻鬆一下。然而不久之后,只要 Michael 能够连上网,就会开始每隔 30 分钟强迫性地刷新一次信箱,之后发展成每隔 5 分钟刷新一次,甚至最后成了 2 分钟刷新一次。没错,不用多长时间,Michael 就成为了那只患上强迫症的鸽子。

我们是否应该指责 Michael 将自己宝贵的时间都花在了不停按刷新按钮上呢?当然,你大可以说他自制力太差,并且选择了一种以电子邮件交流作为重要工作形式的职位。

那我再问一次,你觉得在史金纳研究大脑的开创性试验中,那些不停啄盒子以求得到穀物的鸽子们是否应该被指责呢?到底谁该为鸽子们这种强迫性行为负责,是实验环境,还是鸽子自身,或者是设计了盒子实验的史金纳本人?

小心上瘾!网路服务如何做到让你欲罢不能
in this photo illustration taken in the central Bosnian town of Zenica, May 17, 2013. REUTERS/Dado Ruvic- RTXZQ6G" />
有可能做到有效使用网路却不至于成瘾吗?

现在已经有某些技术可以帮助人们提高自控力。比如说有些程式可以允许你禁止打开那些让人流连忘返的网站,有些程式可以让你为自己设置 Facebook 的使用时间,定时关闭,还有些应用可以在你想要静静工作时将那些系统通知全部暂时转移到后台。不少生产力工具型程式能够帮助用户追蹤自己的线上浏览行为,透过分析改进减少工作中的分心。

Time Well Spent 是一个帮助人们有效利用上网时间的程式,其创始人 Harris 将传统网站比喻为传统的工业化食品,选择有限且大部分有毒,不是高油高糖,就是充满农药。他希望能够开发一种工具让人们在上网时可以像食用健康的有机食品一般。Harris 甚至希望政府能够给网站提供「有机」认证,让网站证明自身是有益于用户而不是引诱他们沈沦的。

这个比喻虽然听上去很精妙,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提高食品工业的安全保障选择更多,有机食品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且还可以由政府对于食品工业进行监管。而回到有效使用网路这一问题上就完全不是一回事了,即便有可用的工具,也需要用户花费一定的精力并具有相当的专业知识去辅助。很多提高网路使用效率的生产力工具型程式覆盖人群都相当狭窄,主要用户是那些具有专业技术背景的人,甚至可以达到三分之二用户都是软体开发者。

而提到政府监管网路,这听上去就更可怕了,尤其是对于那些随着近 20 年网路发展而成长起来的具有自由主义思想的人们来说。我们对于政府出面调解网路技术十分抵触,这是可以理解的。一方面我们通常认为网路成瘾是用户个体强迫行为或者网路产品内在运行机制导致的,而不是处于科技公司战略角度被设计出来的上瘾体验;另一方面,针对未成年人用户,我们更倾向于由家长来监督他们的网路使用。

在这种情况下,网路使用监管所出现的形式就不具有特别大的侵入性或者戏剧性,它只不过是给予用户更多的控制权去掌握自己的线上使用体验。

小心上瘾!网路服务如何做到让你欲罢不能
(
三种让人不至于网路成瘾的改进方向

首先,我们可以要求主流的社交媒体、游戏网站、电子邮件供应商以及智慧手机製造商提供可由用户自行操作的限制分心的设置,这样用户就可以控制自己的使用体验,限制某些容易沈迷其中的功能。

当然更好的方式可能是完全禁止那些会诱发用户强迫行为的某些特性,比如无限滚动与下拉刷新。像 Facebook 以及 Twitter 这样的网站会不断自动更新页面内容,除非你不停地往下刷,否则就看不到最底部资讯。类似的,Tinder 也支持你向左向右无限地划来划去,YouTube 以及 Netflix 这些影片网站都会自动加载下一个影片。

对于网路公司来说这种特性好处多多,可以将用户牢牢吸引。但是这种无限下拉刷新的功能对于用户来说并没有多少好处,它的存在几乎完全绕过了自控力的範围。

其次就要提到外部监管了,网站应当设计防沈迷系统,对于已经出现强迫症状的用户提出警告。虽然网路成瘾很难清晰定义,但是 Facebook 等网站确实能够清楚地知道哪些使用行为已经趋于病态。Facebook 与 Twitter 知道你每天查看了多少次页面,花费了多少时间,游戏公司也知道你使用了多少次游戏当中的免费局数。如果这些公司想要在防沈迷上做些改进是完全可行的,只要他们自己愿意。我们应该促使网站对于那些明显可能会诱发心理问题的使用行为进行提醒。

第三种选择属于温和的反馈,在这个模式中,网站或者浏览器需要包括那些有助于用户监控自己使用行为的工具——在网站上花费了多少时间,一天中访问几次及其他可量化指标。网站甚至可以允许用户为自己设置界限:如果我今天刷 Twitter 超过了一小时,就请将我的帐户锁定。

网路公司会通过上述三种途径缓解网路成瘾问题吗?我觉得至少在美国是不太可能。因为美国是出了名的不愿意对科技公司进行过多管束。不过有时候即便在现实中做不到,讨论一下管束的必要与方法也是很重要的,这至少让人们对于问题有进一步的了解。

在任何一段关係中,双方权力都应该是平衡的,但是如今的网路明显是偏向设计者一方。难道你真的愿意让自己像史金纳实验中的鸽子一样,为了不值一提的事情耗费自己的注意力吗?

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小心上瘾!网路服务如何做到让你欲罢不能

<<上一篇: